曹艳春 周若涵:疫情停工期劳动者薪资制度亟待

曹艳春 周若涵:疫情停工期劳动者薪资制度亟待

时间:2020-02-12 10:1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曹艳春 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市政协常委、上海市政协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法学会劳动法学研究会会长 周若涵 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一、国内针对疫情时劳动者延迟复工及薪资的规定背景及问题 (一)背景情况 2019年末至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从湖北武汉向全国蔓延,为防止疫情扩散,国务院于2020年1月26日发布《关于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的通知》,规定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至2月2日。随后湖南、广东、上海等19省份陆续发布延迟复工的通知,区域内企业复工时间不得早于2月9日24时;吉林不得早于2月2日24时;湖北不得早于2月13日24时。经国务院批准,湖北省的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13日。与此同时,各地纷纷出台了企业延迟复工期间工资发放的不同规定。山东省的规定是:“延迟复工企业在延迟复工期间的工资支付以及因政府采取紧急措施导致职工不能按期返岗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按照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企业应当按照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70%支付劳动者基本生活费。不受延迟复工限制的企业,在此期间安排劳动者工作的,应当依法支付劳动者工资。”无锡、苏州的规定是:“推迟复工期间,不符合复工条件的企业应当视同职工提供正常劳动并支付其工资。”上海的规定是:“延迟复工是出于疫情防控需要,这几天属于休息日。对于休息的职工,企业应按劳动合同约定的标准支付工资;对于承担保障等任务上班的企业职工,应作为休息日加班给予补休或按规定支付加班工资。”通俗地讲,就是两倍工资,并且“职工按照企业要求,在家上班的应作为休息日加班,由企业给予补休,或者按规定支付加班工资”。 此外,企业因受疫情影响在政府采取的延迟复工措施解除后仍不能正常复工的,对于企业停产停工期间的职工工资,1月24日人社部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妥善处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劳动关系问题的通知》中规定:企业因受疫情影响导致生产经营困难的,可以通过与职工协商一致采取调整薪酬、轮岗轮休、缩短工时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尽量不裁员或者少裁员。符合条件的企业,可按规定享受稳岗补贴。企业停工停产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企业应按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职工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若职工提供了正常劳动,企业支付给职工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职工没有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应当发放生活费,生活费标准按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的办法执行。陕西省进一步细化“职工没有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应当按照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75%支付生活费。”人社部这个规定其实没有对延迟复工的停工期的工资支付予以明确。 (二)现行规定中存在的问题 1.目前我国有关法律法规中没有对疫情停工期工资支付标准的规定,各地对于迟延复工或者停工期间员工工资给付标准差距比较大,这极易产生各地劳动者的保障力度不一,企业义务负担不一,出现地区间不公平、不平衡问题。 2.对于因疫情而迟延复工的停工期间的性质认定不一。我们认为不应该认定为劳动法上的休息日,而应认定为为了防止疫情扩散的特殊停工时期,不应比照劳动法中的休息日规则来计算报酬。劳动者的休假日及周末的休息日是由《劳动法》及《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的,劳动者在这期间工作有法律规定的报酬支付规则。在疫情期延长休假时间的停工期难以认定为《劳动法》第44条规定的“休息日”,也不该打破法律规定。因此,除2月8日至9日企业应按《劳动法》中有关休息日的规定执行外,上海市人社局作出的2月3日至7日延长休假期间员工上班或在家办公的,由企业支付其双倍工资的规定于法无据。在防控疫情期间保障劳动者权益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但要求企业为疫情延期休假停工员工支付正常工资,甚至对在家上班的员工支付双倍工资的做法有违背公平原则。疫情属于不可抗力,造成的损害应该由政府、企业及个人分担,停工属于为了公共利益阻隔疫情扩散响应政府的号召而为之,造成的损失不应该由企业独自承担,这种做法可能对中小企业生存带来巨大压力,应该尽快建立疫情期停工的特别规则来解决特别时期的工资支付问题。 3.对于采取延迟复工措施期间的企业职工工资支付问题。上海、江苏、山东等地政府要求企业向未提供正常劳动的职工支付标准工资的规定,一方面加重了中小企业的经济负担,企业承受因疫情带来的撤单退款、货物积压等压力同时,还要承担停工期间工资支付压力,使得中小企业不堪重负;另一方面,员工在延迟复工期间未向企业提供正常劳动,而企业却需支付全额工资,有失公允,对劳动者一方的倾斜保护,增加了中小企业的生存困难。 4.对于企业因受疫情影响在延迟复工措施解除后仍不能正常复工的情况,人社部发布的通知中规定企业停产停工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企业应按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职工工资,这是按照劳动部于1994年发布的《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12条“非因劳动者原因造成单位停工、停产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用人单位应按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作出的,然而疫情之下企业停工本就要面临不少的经济损失,此时还需要按正常工资标准向职工照发工资,更使得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举步维艰,面临倒闭的风险。其次,《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12条规定强调非因劳动者的原因导致企业停产停工,当下企业因疫情影响而不能复工属于不可抗力,并非企业单方面原因,不应该比照适用第12条的规定。 二、域外相关规定分析 澳大利亚公平工作检查公署(Fair Work Ombudsman)认为,当发生严重、恶劣天气或自然灾害导致企业停工时,雇主可以不支付雇员的工资并安排雇员以通常方式休假,雇主也可以考虑停工以外的选择,如安排职工年休假或者在家中或其他工作场所工作。 世界最大的服务提供商之一的安德普翰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ADP)认为,如果雇主由于恶劣的天气或其他自然灾害而关闭公司的时间少于一个完整的工作周,则该雇主必须支付豁免员工(exempt empolyees)的全薪,如果企业在整个工作周内关闭,则雇主无需在企业关闭的那一周支付豁免员工工资。至于非豁免员工(nonexempt employees),由于《公平劳工标准法》(FLSA)要求雇主仅在非豁免员工实际工作的小时内向其付款,因此在企业关闭的时间内,企业没有向非豁免员工支付工资的义务,如果情势要求非豁免员工留下工作,那么雇主需根据《公平劳工标准法》的规定为其超过40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支付加班费。 域外在处理发生灾情时员工的薪资问题时,鲜有由企业向休假员工支付标准工资或向上班员工支付双倍工资的做法。因此,政府出台要求企业对延期休假员工支付标准工资或向提供正常劳动及在家上班的员工支付双倍工资的规定无经验可循,不利于一些中小企业挺过难关,甚至有可能造成恶性循环引发更多失业问题。 三、因疫情或灾情停工时的劳动者薪资制度之建议 我国中小企业比较脆弱,在疫情重压之下有的甚至面临倒闭风险,政府一刀切地要求企业在员工延迟复工期间照发工资或者支付上班员工的双倍工资无疑给困境中的中小企业雪上加霜。中小企业是支撑我国城镇就业的中坚力量,如果疫情过后中小企业纷纷倒闭,将会产生大量失业,对社会造成的负面效应将不堪设想。因此,为了在保障疫情或灾害时患者、被隔离人员及其他劳动者利益的同时兼顾企业利益,适当减轻企业负担,帮助中小企业平稳度过此类危机,我们提出如下建议: (一)在立法层面上,相关法律、法规可对疫情及各种灾害发生时劳动者停工期的薪资制度作出有针对性的规定,确保稳定、有预期地应对各种突发灾情。 1.对《传染病防治法》或《传染病防治法实施办法》中有关患者和被隔离人员的权益保护规定进行完善,把“人社厅明电[2020]5号”文件的相关规定以法律形式加以明确,对《传染病防治法》第41条的第二款规定进行补充,如“在隔离期间,实施隔离措施的人民政府应当对被隔离人员提供生活保障;被隔离人员有工作单位的,所在单位不得停止支付其隔离期间的工作报酬。不得依据《劳动合同法》第40、41条与职工解除劳动合同。在此期间,劳动合同到期的,分别顺延至职工医疗期期满、医学观察期期满、隔离期期满或者政府采取的紧急措施结束。” 2.在《劳动法》及地方劳动合同条例,《传染病防治法》及实施办法或地方的相关办法中增加相关规定,明确企业为配合疫情、自然灾害防控工作而按照政府要求延迟复工以及延迟复工措施解除后企业仍受疫情影响而停产停工时,企业延长休假及停工时的职工薪资。对在此期间提供了正常劳动的以及在家工作的企业职工,企业应按劳动合同约定的标准支付工资,企业安排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资报酬;职工没有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应当发放生活费,生活费标准按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的办法执行。 延迟复工以及因疫情导致的企业停产停工期间,经与职工协商一致,企业可以安排职工年休假,职工在年休假期间享受与正常工作期间相同的工资收入。 (二)各级政府应出台在疫情期或者灾害期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和财政补贴政策。 1.疫情停工期企业为员工支付的生活费,政府应根据企业规模的不同给予不同的补贴数额。 2.由政府补贴企业支付给疫情下的患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在其隔离治疗期间或医学观察期间,以及因政府实施隔离措施或采取其他紧急措施导致不能提供正常劳动员工在此期间的工作报酬,减轻企业运作成本。 3.在疫情防控停工期间,为了供应保障资源而提前上岗工作的劳动者给与一定的政府补贴,以减轻企业的负担。 上海市法学会欢迎您的投稿 fxhgzh@vip.163.com 标题:《曹艳春 周若涵:疫情停工期劳动者薪资制度亟待法律规范》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